> 资讯 >

课程内容植入广告,学生听课未必“走心”

时间:2020-03-13 10:11:25       来源:蓝鲸教育

今年春天,疫情已持续月余。为阻断疫情传播,线下教培机构纷纷闭店歇业。线上教培机构不约而同地上线免费课程,驰援全国各地的学生。这一举动也让大众感受到了在线教育机构作为一股社会力量,所具备的公益普惠属性。

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机构在转战线上的海量流量吸引下,蜂拥着上线免费直播课。火热程度不禁让人想起,去年暑期轰动行业的在线教育暑期营销大战。

经过月余的迭代,如今这些免费课品质到底如何,学生学习体验如何?学生真的能学到东西吗?蓝鲸教育测评多家在线机构的免费课、采访用户及业内人士,探寻免费课到底能给在线教育机构和学生用户带来什么?是两相欢喜还是两败俱伤?

课程内容植入广告,学生听课未必“走心”

实际上,受此次疫情停课影响最大,对线上教育的确有刚需的是初、高三等毕业年级的学生。在目前还没有明确中高考是否会因疫情而延期的情况下,学校和线下机构的停课,使得毕业年级的学生转向网课学习成为必要之举。

为了解各家机构提供的免费课究竟质量如何,蓝鲸教育选取了学而思网校、新东方在线、作业帮、猿辅导、有道精品课这五家机构,具体选择初三英语作为典型科目案例,分别测评这五家机构的免费课程质量和授课效果。

这五家机构测评的课程分别为:作业帮初三英语春季直播课(加油站计划专属课)、学而思网校的英语同步课之中考高频词、有道精品课的中考热题分析之完形填空、猿辅导英语真题复习之核心词汇、新东方在线的初三英语春季班。测评渠道选择的是上述机构在手机端和PC端的官方APP。

通过课堂体验,总体上看各家机构的免费直播课课程时长相差无几,除新东方在线的课程时长为2小时外,其余四家的课程均为40分钟时长。而时长的限制也决定了免费课授课内容均以复习为主,知识点方面的新内容选择偏基础,以保证学生能够在较短的课时内吸收课堂内容。

同时,上述五家机构被测评的免费课程,均为学生可看见老师的视频授课。但老师看不到学生,需要通过学生在评论区的留言和问题回答,来与学生进行互动。同时因“免费效应”,课堂内在线人数颇多。其中,新东方在线被测课程在线人数突破1600人;其余四家中,作业帮和有道精品课不显示在线人数,学而思网校在线人数超400人,猿辅导在线人数约100人。

学而思网校免费课截图

除学而思网校在授课过程中未提及收费课程推广外,其余四家的教师均会在课中介绍其自身在平台内即将上线的收费课程。其中,有道精品课将收费课程直接放在评论区上面的“课程推荐栏”。

作业帮免费课截图

最令家长和学生关心的平台流畅度方面,除学而思网校在授课过程中出现过学员大量反映听不到声音的现象外,其他四家平台的授课较为流畅稳定。

但就平台互动体验来看,各家表现参差不齐。在手机端,作业帮、猿辅导的课程在直播中,学生切换其他程序时可悬浮在页面上,保留直播声音继续授课;另外三家机构则会直接退出直播。与此同时,猿辅导和有道精品课配备了助教老师,负责维护评论区学员秩序、总结主讲老师授课重点。有道精品课的助教有时还会以公告的形式,推广主讲老师的付费课程。

猿辅导免费课截图

在屏幕显示及互动方面上,以手机端为例,作业帮、学而思网校、猿辅导均采用横屏全屏的方式呈现直播课,互动区设置在屏幕一角,操作较方便、观感较好。有道精品课则不同,在横屏全屏状态下只能看到老师的视频授课及所讲述的内容笔记。若想答题互动则需退出全屏,在小屏界面互动,给课堂笔记的记录带来一定困难。

有道精品课免费课截图

在这一点上,新东方在线的免费课需要改进之处更多。在其提供的上课入口链接中,学生只能看到自己发出的互动内容,看不到一同上课的同学的发言。切换到备用上课通道,则只可以看到其他人的互动内容,自己无法发言。更像是在观看录屏视频,而且在手机端和PC端均是如此。

新东方在线免费课截图

另外我们还发现,学生对此类课程普遍谈不上认真。在上述五份课程的互动区经常出现“666”、“奥利给”等直播流行语刷屏;更有很多学生发表聊天、互骂等与课堂无关的言论,甚至出现对主讲老师的言语攻击和嘲讽。对此,主讲老师大多会采取禁言的方式阻止,仅在需要答题互动时开放评论区。

课程质量砸牌,免费课下K12教培机构遇生死考

一周前,原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曾公开发文表示,在疫情这种特殊的“机遇”下,通过免费策略进行市场扩张这种方式本身没有错。但这不是一个普遍适合的策略,甚至只是属于特定的少数机构的方式。他断言:“这一拨免费课送出去,确实会加速不少线上线下机构的死亡,自杀或他杀。”

如他所言,此次免费大战的参与者,尤其是后期才进场的,更多是在“被迫免费”。竞品机构纷纷上线免费课,抢夺空前的在线学生流量和用户数据,希望能通过消费者的“免费”心理,以及此次公益免费课带来的用户好感进行品牌宣传。扩大品牌认知度和认可度,实现“赔本赚吆喝”。

然而家长普遍采取“广撒网”的战略,反正都是免费课,大可以同时报名多家机构的相关课程。至于会否按时进入教室上课,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即有时间、有空闲的听课终端、孩子感兴趣有意愿、家长愿意随堂监督。

这就导致实际听课人数和注册领课人数之间出现巨大落差,机构想以此“赚吆喝”很难。同时,以后入场机构为代表,很多机构只是把此次免费大战当成了一次品牌营销,还没来得及研发搭建完整的课程内容体系就匆忙奔赴战场。课程质量粗糙,家长不满意,反倒对自身品牌形成负影响。

多鲸资本行研负责人汪恒表示,疫情前期,最早推出免费课、定点投放至湖北地区的K12机构,可以说在行业中取得了较好的品牌宣传作用。随后停课不停学的氛围在全国展开,K12校外培训机构在目前主要的流量渠道开始了新一轮投放竞争,这对后来仓促跟进的各家机构来说,在错失了最佳战略时机的情况下,能够带来的实际效果有限。

另外,在他看来,家长面对大量机构在线免费体验课广告狂轰滥炸时,会出现审美疲劳。因此会更加考虑品牌和机构的知名度,从而向头部机构集中。而小机构在传统渠道上竞争力有限,面对突如其来的增量用户,其软硬件和内容方面的储备也弱一些。特别是部分仓促上线的纯线下机构,在没有掌握在线教育整套流程玩法的情况下显得非常被动。

汪恒指出,“此次疫情对三类教育机构的意义并不相同——对于早已适应直播教学的纯在线机构来说是一次很好的增量机会;对以线下业务为主、但在疫情前就开始转型的机构来说,疫情是加速在线化的催化剂;对于一直依存线下培训服务的机构来说,在线网校这根救命稻草其实并没有那么好抓住。若现金流本不充足,强行‘在线’可能会加速死亡,想尽一切办法开源节流才是王道。”

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则表示:“机构希望通过免费课实现用户的转化,在这一点上,机会还是青睐于有准备的人。与暑期营销大战不同,这次不是马拉松,而是一次短跑,能够胜出的选手一定是早已做好了准备。他的课程不是匆忙应战,而是已经无数次地打磨验证过,能够给学生与家长都提供非常好的体验。”

她表示,此次免费课带来的大规模线上试课,也会将线上教师和学生的互动性差、学生粘性差、以及低龄学生容易走神等等问题集中爆发出来。教育作为刚需,家长不仅仅关心“价廉”更关心“物美”。疫情时期更多的是一次暂停,疫情结束之后,此次免费课大战到底能给线上线下教育机构带来哪些影响和收益,还有待观察。